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一口一声的宗越哥哥,让韩逸和慕风听在耳朵里,都有一种身上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不过,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

    追逐崇拜宗越这样的流量明星,也是十分正常的。

    韩逸目光锐利地注视着何晓霜,不动声色地继续问:“后来呢?他们在蔷薇厅里谈了多久?慕小姐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他们……”何晓霜眨着眼睛想了想,不太确定地说:“他们大概谈了有一个小时吧,也许不到一个小时。反正,是慕小姐先走的。她从蔷薇厅出来时,脸色不是太好,好像很生气。我跟她打招呼,她也没有理我。”

    “那宗越呢,又是什么时候走的?”慕风接着问。

    “宗越哥哥,是后来走的……”何晓霜不自在地垂下了眼帘,脸颊再一次弥漫上清晰可见的红晕,轻声说道:“慕小姐离开之后,我又进去包间,和宗越哥哥说了几句话。他为人特别亲切,也答应和我合影了……”

    慕风没有太关注她的模样,只是感觉到该问的情况,已经问得差不多了,便淡声道:“好了,我们知道了,你出去做事吧。”

    何晓霜礼貌地对他们鞠了个躬,转身飞快地退了出去。

    慕风专眸看向坐在自己身边,一言不发的韩逸,好心好意地劝他:“你打听了这些,又能做什么?俏姿和宗越,大概就是拍戏的时候认识的。现在宗越到了陵海,两人一起见个面,也没什么大不了。而且,你听刚才那个服务员说的,俏姿对宗越,一点都不热情,连点心和茶都没让人上一盘。走的时候,还很生气。我估计,他们俩的关系,也就是一般般,连好朋友都算不上。小十,你就别往心里去了。”

    “我知道,谢谢你,慕风。”韩逸疲惫地揉了揉自己昏沉胀痛的额角,嗓音沙哑,充满无奈的苦涩:“我没有怀疑俏姿对我的心意。可是,我想不通,她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瞒着我?她和宗越,从前是有过节的。我专门交代过她,不要单独和宗越见面。如果宗越找她,一定要告诉我,我会陪她一起面对宗越。可是今天,她什么都没有对我说。就在刚才,我打电话问她,她还是一口咬定地告诉我,她在家里睡了一下午。”

    对于这一点,慕风也不是太能理解,堂妹为什么不跟韩逸说实话?

    毕竟,他对慕俏姿和宗越之间,那段不堪回首的纠葛,毫不知情。

    稍许怔了一下,慕风只能继续好言宽慰韩逸:“也许,俏姿有她自己的想法吧。这丫头,性子一向就张狂霸道,连三哥和我伯父伯母他们,都拿她没有办法。不过我敢跟你打个包票,俏姿对你,绝对是死心塌地的。从小时候到现在,谁讲你一句不好,她准会跟人急。你还有几天就要当新郎官了,开心一点,别让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影响了你和俏姿的心情。”

    可是,这并不是无关紧要的人和事。

    宗越那个人渣,明显还想继续对俏姿纠缠不清。

    而俏姿,韩逸现在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在他的心目中,俏姿就应该把一切问题都告诉他。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