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第一章别了渝州

    “老天爷!你是不是要这样玩我!”

    把车停在三D魔幻城市大渝州的滨江大道边,看着导航上不停闪烁的左转提示,再看看左边车窗外的滔滔江水,李君阁在车内大声怒吼:“妈蛋这破渝州,二维的导航根本没用!这是要大爷开江里去吗?!”

    作为一个从乡村里走出来的大学生,李君阁最初还是非常得瑟的。

    虽然他不是村里第一位考上大学的,但是上一位大学生,毕业于民国时期的南京教育学院的四爷爷,毕竟都已经快百岁了,所以自己好歹算是新中国成立后李家沟第一个文曲星。

    然而进入大城市后,他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一个大问题:当年在老家每天穿十多里山林子去镇上上课从不迷路的他,在城市中居然是一个路痴!

    从最开始在校园里拿着饭盒找不到食堂,到毕业后只敢在单位附近三百米内租房,他的路痴行为在同学和同事间一直小有名气。

    虽然在园林设计专业方面师从大牛,毕业后也拿了几个小的设计奖项,但是大家看他始终带着异样的目光。

    不管是出于善意的玩笑还是恶意的揶揄,他有了自己的外号“李菜鸽”。

    菜鸽是一种肥肥蠢蠢的鸽子,主要任务就是改善城乡居民的膳食结构,放出去就找不到回家的路,只能养在笼子里,完全没有自家祖宗那套笑傲千里的本事。

    在一天晚上去单位自发加班时撞破老板跟年轻美貌小秘书的浪漫情事之后,他被老板从设计部转到了业务部,这个问题就变得致命了。

    渝州的交通充满了魔幻色彩,城市轻轨在同一高度穿行,却时而在数十米的高空,时而在平地,时而在长长的隧道里,有时候甚至还从居民楼的楼体中对穿而过。

    其它城市汽车导航和步行导航除了速度差不了多少,这里却不行,导航有时会把你到一个通往坡上的长达几百米的电梯,或者一条过江的索道上。

    有时明明是一幢大楼,一楼进去十一楼出来,电梯门一开面前又是一条车水马龙的大街。

    或者从大门进入一幢建筑,按下五楼,结果发现电梯往下走了几层。

    这就为难死导航了,有时候李君阁行驶在一条路上,导航却认为他在头顶上方百米的另一条路上。

    再加上新开通还没有纳入导航的几个让人眼花缭乱的高架桥,李君阁就真的哭瞎了。

    一个月下来,五次拜访客户,三次错过了路口,最厉害的一次因为上错高架桥,直接来了个渝州一日游,等到达客户所在公司已经晚上九点了。

    回去就被老板骂了个狗血淋头:“李君阁!你脑袋被车撞过吧!你爸妈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就是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