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个时候要是把她打晕,那能行?

    晕过去之后她的脑袋里也一样还在发作的。

    “我们送你去医院。”江筱说道。

    “去医院没有用的,”刘素梅的冷汗一直冒个不停,江筱能够看到她的刘海都已经被汗湿了,贴在了额头上,她的脸色白得吓人,说话的时候也是带着一丝喘,痛得眼神都有些微涣散。“这个时候我坐不了车,坐车我会痛得更厉害的......”

    说到了这里,她又忍不住地一头往墙上撞去。

    看她这架势,江筱的脸色微变,就是孟昔年也忍不住抓了一个枕头丢了过去,正好在她的额头要撞到墙之前隔开了她。

    江筱已经拉住了刘素梅,她这是要真的撞死自己啊。

    她看向孟昔年,眼里带着询问。

    其实她是可以立即就治了刘素梅的头痛的,只要现在给她一张止痛符图,那刘素梅马上就能够完全没了痛感了。

    可是,那样的效果太过惊人,刘素梅肯定会觉得十分诧异震惊的,有暴露了她手里有宝贝的可能性。

    江筱这种时候也绝对不愿意让自己有一丝暴露的危险的。

    所以,手里握有异宝,有的时候也会是一种纠结。

    总是在救人与不救之间纠结。

    她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冷漠无情,否则这种时候根本就是想都不用想。

    孟昔年一看她的那个眼神就明白她脑子里在想的是什么。

    他立即坚决地摇了下头。

    绝无可能。

    止痛符图绝不能在这个时候随便乱用。

    他是绝不允许的。

    江筱一看他这么坚决反对的态度,轻叹了口气,道:“素梅,我去给你拿点药,你能不能先撑一会?”

    刘素梅根本就没有回答她。

    她已经痛到有些失神了。

    虽然她是一惯地在身上带着止痛药,但是止痛药的药效不会那么发挥作用,而且在每一次吃药之后,她还是会有将近七八分钟的剧痛,比没有吃药之前更痛。

    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折磨。

    江筱对孟昔年道:“你过来看着她,我去拿药。”

    孟昔年看着她一手搂着刘素梅,坐在她床边的姿态,立即摇头。

    “止痛药马上就会见效了,你等她恢复一点再去。”

    否则这个时候要是刘素梅又要撞墙或是要爬起来干嘛的,难道他也得抱着她拦着?

    他根本不乐意碰别的任何女人。

    江筱瞪了他一眼,孟昔年还是冷酷得很,索性地后退了两步,离她们更远一点。

    好在这个时候药效是起来了,刘素梅好像是缓下来了一些。

    她自己也是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江筱看她这个样子也是松口气。

    “素梅,你好些了吗?”

    刘素梅虚弱地应道:“好些了。”她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几乎是惨笑了一下,那个笑容有些瘆人,“但是止痛药对我的效果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样子,听天由命,如果药效过后还痛的话就只能撑过去。”

    天啊。

    半个多小时的药效而已。

    孟昔年道:“是因为吃的太多了吧。”

    “五岁就开始吃止痛药,没有办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